人活著是為了什麼?

家人、朋友、事業、夢想…?

在我還沒有意識到自己活著的目標之前,就已經被剝奪了那些應該被視為珍寶去守護的東西,然後再也沒有人能教我何謂生命的意義和目標,即使被拯救了性命,即使我稍微交到了能信任的朋友,但我依舊不明白,每天這麼活著是為了什麼、要通往哪裡…。

那天一如既往在街上晃晃,大約是快要晚餐的時間、,折返回到目前住的那間大苑,幾乎是所有締結契約的同伴都聚在大廳旁的偏廳餐桌,我有些愣住,今天是什麼日子?

「嗚哇……!修哥哥不要去死掉!」年紀倒數第二小的矮個子,小海,率先往我這衝來,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他是這大苑主人的小跟班,大約七八歲吧,我知道他與大苑主人沒有血緣關係,但相當親近猶如母子一般,又或者說小海與大苑裡的每一個人都相當親近,算是個活潑的孩子,與我小時候那生人勿近的模樣相差甚遠。

「吃飽點比較又體力……」蝶姊手上捧著一大碗乘地尖尖的白飯,往我這看來,一副要把我餵胖成豬的強勢眼神。
蝶姊姊是在我之後才來到大苑裡的,她身上天生有著宜人的香氣,右眼下方總是貼著一朵特別的花貼。

現在這是怎麼樣?幹嘛一副最後晚餐的凝重氣氛……。
一路拖著纏抱住我的小海、從門口經過大廳,走來偏廳的飯桌前、除了異常豐盛的菜色之外、一份底下墊著牛皮紙的文件點明了所有不合理的原因。

此刻,那個總是拖著長裙古裝的女人走了出來,輕拍拍手,示意讓大伙入座,她說到:「好了、他沒問題的。」這有著怪異氣場的長裙古裝女子稱作「央沉」,是這間大苑的主人,而我則是與她簽下契約,在大苑裡工作的訓練員,在法律上她也是我的監護人。

「是否該解釋一下這份合約是怎麼回事?」圍在大桌前,坐在央沉正對面,有著一頭淺綠怪異髮色的挺拔男子,鳴夜這麼問到。
央沉動手夾菜,大伙也跟著動筷。「我同意讓他去的,就當作是個訓練唄!」央沉一面嚼著花枝,一面悠哉地回。

後來大家一邊吃著,也多少再問了下關於那份合約、那個實驗的細節,當晚的用餐氣氛到後來也算是有些緩和......。

---

睜開眼睛之後,在這個幾乎只有白色的空間裡,身旁一個一個醒過來的人們,有的缺眼斷手,有的殘肢毀面的,當然四肢健全的也大有人在,不禁令人好奇什麼樣的實驗找一大票條件參差不齊的實驗品?思緒來到這裡的同時,背景音效是那個自稱是我們主人的輕挑大叔,他好像稍微說了一段不太重要的開場詞,然後就像是要刻意炫耀高科技一般地消失了。

要選一個黑衣是嘛,混帳,每一隻都人高馬大,是怎麼樣?矮的人沒尊嚴阿......還穿的超級暴露,品味真是怪異。

有點吃力的伸長了手,拍拍隨便一隻離自己比較近的黑衣男子的肩膀,他轉過頭來低下頭,我看見他的鏡片閃過像是資料讀取的光點,然後便領著我走出白色房間。
黑衣男子的外套只做到胸口,不知道為什麼要刻意裸露出胸肌和腹肌,是要宣示他們很會打架嗎?屁股後面還有一根青綠色的尾巴,所以他們......不是人類?

進入寢室之後發現了一捲老式錄影帶突兀地擺在床上,桌上則放著一台與之匹配的放映機,都什麼年代了,這根本是我小時候才見過的放映機吧?環顧四週看起來沒有什麼多餘的可疑物品,我拿著錄影帶打開門看了一下黑衣,他向我點點頭,八成是要看這捲錄影帶的意思。

將它塞進放映機裡,越看眉頭皺的越緊,稍微快轉幾段畫面,這不就是出發前一晚那頓晚餐的畫面嗎?斷然地關掉放映機,我癱在床上休息......。

 

#非法實驗 主線任務1 交稿噗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米歐 的頭像
米歐

All or Nothing

米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