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聽了隊長的話之後,修司反覆思考了一段時間。

回去過嶄新的生活嗎?這樣做就可以獲得嶄新人生了?

在泳池裡用盡全身力氣打水,可以讓自己的思緒清晰,一邊游著,一邊想起以前的事情……。

那個總是躺在貴婦椅上的黑髮女人,看了看每天出去打架,搞得渾身是傷的修司,然後給了一本黑色精裝的筆記本,這麼說道:「除了把自己弄傷之外,把剩下的力氣拿來練字吧,把你對他們的思念都寫出來,寫完了再來跟我要新的一本。」

在那天之後,偶而還是會和小混混打架,但至少身上的傷痕變少了些。那日記他從未給別人看過,裡面的文字是非常片段的,想到什麼就寫什麼,他的字很隨興,有時潦草,有時稍微整齊一些。

『老爸,你跟老媽要是早幾年生我,我就可以保護你們了…』

『姊姊,為什麼那時候你要救我?帶我一起去找爸媽不好嗎?妳遇到他們了嗎?還有妹妹…』

『妹妹如果活著的話,現在應該整大成人了吧…在事務所的生活好像也過了好幾年了?』

『夜晨央那個臭女人,今天又叫我去做粗活了…。不過霜雪和小蝶姊姊做的點心還蠻好吃的嘛,只比老媽做的甜湯差一點而已。』

嗶嗶──

游泳池畔的黑衣吹了一聲響亮的口哨,是到游泳池清場的時間了。

修司回過神來,喘著氣息,換上乾淨的衣服,在走廊的交叉口,轉往了隊長所說的室長室。

「那麼你的選擇是?」隊長這樣詢問。

「我要離開這裡。」簡單明瞭地表達自己的決定後,修司回到房間休息。

那天晚上窗邊吹來的風把桌上那本未闔上的黑色精裝書吹翻了好幾頁,最後停下的頁面上寫著:『就繼續活著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米歐 的頭像
米歐

All or Nothing

米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