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這樣啦,大伙準備準備,待朝廷的物資下來,咱們就出發。」哥舒洛翰,附離鏢局的頭兒是個身材壯碩,不拘小節的豪爽男子。他正交代完任務的始末,底下的人聽完也就慢慢散會了。

「唉,壯壯!你知道哪時出發麼?」叫住正巧捧著包裹路過的王壯壯,淳于望這麼問到。

「大概三四天後吧。」王壯壯見了淳于望手上的鳥籠,好奇地上前看:「望哥哥,這鳥籠哪來的呀?這隻小文鳥挺逗的哪。」

「替朋友照顧一陣子,你別亂玩,要是弄死了可不好賠。」笑著說到,這傢伙就愛這麼欺負小孩。

提著鳥籠回到家裡,正巧哥哥淳于昊也從布舖子回來,淳于望向哥哥說了今日遇見算命先生,以及三四天後要去積溪縣送物資的事情,巧的是,淳于昊工作的布舖子也接到朝廷的命令,正在加緊趕忙整理一批的布料要上繳去救災呢。

「聽說積溪那一代,每逢這個時節經常都大雨成災的,除了糧食遭殃之外,居民的衣服也都乾不了,孩子們都容易染上風寒呢,你到時候見了那聶小婉,也就帶一些藥方子分送給附近生病的孩子吧。」

四天後,淳于望隨著鏢隊出發了,通往大梁國南邊的積溪縣道路並不難走,可能正值大雨的季節,路上的盜賊出的勤快,淳于望揹著師父給的弓箭,將鳥籠和自己這隊運送的糧鏢綁再一起,以免小文鳥在他們對付盜賊的過程中給撞昏。大約走了兩三天,才終於到達了積溪縣。

商隊裡的大姐頭兒,蠍胡笛青和對方很快地交涉好,大伙便將糧鏢一一分送給積溪縣的災民。

就在淳于望來到一間工廠時,遠遠就見一個光頭佬對著一名身材清瘦的女子喊:「動作快點!大伙們都等著吃午飯,下午還得趕工呢!」那名女子正在將碗筷清洗乾淨,一旁還有兩位中年的女子將飯菜裝入盤中。

「您是工廠的負責人麼?我奉朝廷之命,送救災用的糧鏢來了。」淳于望這麼詢問光頭佬。

「呦,這麼快呀!小婉!把這些米拿去收好,只扣妳今天的份,明兒個才准領!」光頭佬毫不客氣地把米袋拎過去,一把扔給那名被他換做小婉的清瘦女子。

隔日一大清早的,淳于望便來了昨天打聽到的地址門前,這便是那聶小婉的家了。

「唉?您是昨天鏢局的先生?」聶小婉手上拿著捧著木盆子,裡頭擺了一條毛巾,走出門時見到靠在一旁的淳于望。

「妳是聶小婉吧?這趟除了送糧鏢之外,妳先生託了一些東西讓我帶給妳。」望提起手上的鳥籠,小婉一見到那隻白色小文鳥,立刻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說:「先生您請進吧…」

聶小婉從門前的大陶罐打了一點盆水,進門來到房裡一會兒便出來。

「孩子病了?」淳于望這麼問道。

「是的,這幾日大雨,衣服也都給浸濕了,孩子染上了些風寒一直好不了。」

聞言,淳于望脫下自己肩上的毛披肩,和李長生託付的家書以及銀兩,一起給了聶小婉。

只見那聶小婉看著丈夫的家書,忍不住的就留下了兩行淚……「我和孩子都當他死了……原來他竟一直惦記著我們母女……」

「我看那光頭佬也不是什麼好人,妳乾脆這兩日就隨我們鏢局動身,一起回去找妳先生吧!他一定也會很高興的。」

後來淳于望將哥哥淳于昊給的藥包交給聶小婉,讓小婉除了給自家女兒喝之外,也分送給其他家染上風寒的孩子。

再隔了兩天,聶小婉帶著女兒,跟著附離鏢局的商隊一起動身往大梁國城都去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米歐 的頭像
米歐

All or Nothing

米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