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那場茶會是一場意外。
  遇見他們,大概也是一場意外吧?

 

  「吶!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耳邊傳來好友興奮的邀請,我卻還在狀況外。
  「去什麼?」疑惑的說,手上隨意翻看行程滿檔的行事曆。
  「那家執事店阿,在森林後面的那家!」坐在身旁的女孩揮一揮手上的傳單。「可惡的紫芽,妳都沒在聽我說......!」她玩笑式的抓著我的肩膀搖晃。
  「抱歉抱歉,我在看日期,你說的那天應該可以去。」淡淡的笑著拉下她的手,抽回傳單再看一次內文,原來上面還有印刷精美的仿如中古世紀歐洲宮廷的淡浮水印。
  在好友琰蘭的邀約下,周末午後,原本是該倒在床上悠哉的睡個好午覺的我,一反常態的打扮整齊得體,到車站和琰蘭會面,目的地則是位在森林之中的那棟白色建築。

  在市區附近的那座森林,平常少有人進出,一如傳言所說,那是一座荒廢的山林,數十年前就已經廢棄在那兒,然兩三年前流傳在鎮上的一大新聞,便是有人向政府收購了那座森林地,除此之外再無其他消息,只是經常看見砂石車等建築機械進出,至於到底是誰收購,又是要蓋什麼,沒有人知道。
  走到這座森林的入口,可以明顯看出已經被人整理過的痕跡,並且開出一條方便通行的道路,在第一顆樹的前方,立了一個貼有華麗海報的告示牌,上面寫著:「歡迎蒞臨Lilas Blanc」簡單而華美的電腦印字,看來貼心而大方,是這間店給我留下的第一個印象。
  順著開闢好的道路走入森林,連日下雨讓森林內充滿了溼氣,但泥濘的地上鑲著石塊,不至於弄髒鞋面,森林小徑有些迂迴,在入口無法直接看見終端的樣貌,必須順著蜿蜒的石頭小徑,走了兩個小轉彎之後約莫兩三分鐘,才能看見底端的巨大建築──那棟純白色的高塔,它聳立在寂靜森林之中,四周圍有著約至膝蓋高度的圍籬笆,小巧而可愛,我想這大概不是用來防小偷的,和一般有著高聳的圍牆,還纏繞著駭人鐵絲網的台式建築相比,友善的多了。這棟建築彷彿歐洲中古世紀的古堡一般,寧靜而優雅的座落在了無人煙的仙境當中。
  當我們第一次站在這棟建築之前,兩人都看傻了眼,又好像是虔誠的教徒身處在聖地時那樣虔誠的膜拜著,這棟令人讚嘆不已的美麗高塔。

  「喂......該走了吧。」我拉一拉琰蘭的包包,逕自走向森林小徑的終點,那是被兩側籬笆所簇擁的大門,過了圍籬界線之後的地面,是由白色花崗岩所鋪成的道路,大約三尺半的寬度,兩旁大約是及肩一般高的灌木叢,筆直的對著純白色建築的古銅色大門。

  走到這棟建築門口,古銅色門板上雕著宛如希臘神話般的浮雕,少去了刻意的奢華,淺薄的一層雕刻看來內斂而典雅。身旁的琰蘭率先看見了門鈴,比門板再深一點的深銅色門鈴被裝置在大門的右側,按下去的時候,發出了鮮少聽過的清甜淡雅的聲響。等待應門的時刻,我的心跳稍微加快了些,但不如琰蘭來的興奮,她抓著我的手用力地捏著,我的手都快發紅了,所幸應門的人沒讓我們等太久,大約一分鐘後大門打開了......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米歐 的頭像
米歐

All or Nothing

米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