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駛在冥界的河上視野很寬廣,看上去彷彿沒有邊界,遠方總是瀰漫著煙霧,給人一種虛無飄渺的感覺。這樣子的場景很像圖畫裡的世界,氣氛應該是寧靜、安詳的,不過,即使是這樣子的冥界航道,也有尖峰時段。

像是現在,駛著小船的黑袍卡隆們一個接一個從冥界門出發,後邊卻也一個接一個地靠岸。「動作快點,後面還有很多人在排隊呢!」負責維持碼頭秩序的交警已經忙到有點上火,口氣越顯急躁了起來。「喂,現在是高乘載時段,你們兩個就搭同一班船吧。」才說著就把那兩個新來的亡靈拉到我這條小船上。

「不會吧!竟然還要跟你搭同一條船!?我上輩子到底招誰惹誰了我?!」其中一個女性亡靈露出極度不情願的表情,並且毫不掩飾地說著冒犯他人的話。

「兩位都是到CBS的吧?」在無臉男面具底下的鳴夜有些好奇地看了下這兩位乘客的神態。

女性那位大約二十幾歲,樣貌看起來乾乾淨淨,綁了個簡單俐落的馬尾,只不過衣服上沾有一大片深紅色的印記,八成是內出血造成的死亡。她一路上情緒都相當激動,忿忿不平地說個沒完,大概把她死的經過全說給同路的亡靈們知道了吧。

另一位亡靈則是一名五十幾歲的大叔,中等身材,他一臉驚呆了的樣子,垂頭喪氣地窩在座椅上,聽到那女亡靈對他的控訴多半都沒有應聲,也沒回嗆。雖說那大叔好像一臉驚呆,但鳴夜也不是非常確定,因為他整個臉都黑一半去了,看起來就像是...被撞凹大瘀血的樣子。

「開車急嘛!剎車很急嘛!你自己想急著死就去,為什麼要拖我下水咧?大叔你知道我今年才二十幾歲嗎?」

「妳...看起來很年輕。」大叔終於開口了...

大叔生前的職業是一名公車司機,而這位女性是他的乘客之一,這大叔平常開車就是橫衝直撞,喇叭按個不停,算是車品差的那類司機,女性下班的時間很規律,搭到這位大叔的車也是稀鬆平常的事情。怎料,那一日大叔依照往常飆車、急煞、超速、快速閃避結果閃避不及,出了嚴重的車禍,當時車上乘客還有另外幾位,不過其他人都有救回去,司機大叔卻是當場死亡,女性則是因為內出血過多急救無效。

生命的逝去總是伴隨著相當多的哀愁與遺憾,事故之後,他們倆在車禍現場看著自己淒厲的屍體,目睹著急救過程,警察和雙方家屬的反應,卻什麼話也說不出來,原本性子急燥的中年男子變得失魂落魄,久久走不出自己已經亡故,而且又拖了另一條年輕生命一起死的罪惡;而生前樂觀正向的年輕女性,則在意識到自己死亡的事實之後,瘋狂對男子口出惡言,將她畢生知道能夠謾罵的辭彙都用盡了,也許她心裡的念頭只是:「再讓我罵下去吧,除此之外我什麼也做不到了...。」

「對,我才畢業兩年,有大好的未來,有論及婚嫁的男友,爸媽還在等著以後要抱孫子,公司老闆很賞識我......」女亡靈說著說著,聲音越發顫抖,進入恨河之後,變得沉默......。

生和死之間,最大的差別在於順序,因為先「活著」,從小一路累積起來的記憶逐漸變成活著的動力,身邊的人成為羈絆;而後「死去」,來到陌生的環境,再也無法與現世之人交集,就此永別,無法割捨的記憶而讓死亡成為了令人畏懼的存在。

-

好了好了,終於結束今天這最後一趟路,時間不早了阿!

鳴夜這才想起今天就是公司的迎新日,聽說在會場會有好吃的烤肉免費供應。立刻把馬達轉速開到最大,一路高速飆船回到碼頭。

 

米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