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興對文】

題目:跨坐+愚人節

撰寫:Devenyacila、Enots Naush

對文網址:http://www.plurk.com/p/ksf65p

 


 

 

香菸、美酒、女人。

這間店標榜「乾淨、純潔、安全,毫無聲色影響」,而在某個人的眼裡看來全都是屁。

略嫌煩燥看著手上那張名片,搔著酷勁豪爽的短髮,男人對於這種場合只想轉身就走。可惜有任務在這裡,他想裝沒有這回事也無法。男人拉整自己深寶藍色西裝外套,走到吧台點了一杯溫水後,等待的目標。

 

另一邊,一名身穿深紫色條紋襯衫、黑色開襟西裝背心的高壯男人從洗手間出來,一樣坐到吧檯邊,跟酒保要了一杯雞尾酒。

「還要?你已經在這邊待上大半天了吧?」酒保笑笑對著人說。

只見他淺淺勾起嘴角,笑了下,表示肯定,然後低頭看了下手機。

 

在吧檯微弱的光線下,勉強可以比較他與那酒保之間,顯然這人的皮膚相當白皙,白皙的有點詭異。他左手輕輕拄在臉頰旁,看似若有所思。

 

就在男人看似沉思的幾秒後--

「嘿,」一位穿著雖然不到太過分的清涼,不過該展秀線條的都沒有缺,擦著鮮紅色的指甲油,表情挑逗迷人,「先生有沒有興趣喝一杯呀?」

音樂吵雜,談歡酒笑,因為如此女性也不想要讓男人錯過她美好的嗓音,挨近詢問。

 

唇角泛起比剛才給酒保那樣更多一點點的笑容,稍微側過身面向那極具挑逗意味的性感女人,舉起自己手上才剛拿到的雞尾酒,笑說:「如果小姐你不嫌棄我酒量不太好的話。」言下之意就是允了對方的邀約,順勢將笑容轉為靦腆無害的樣子。

 

「怎麼會呢?」伸手再度示意酒保上酒,奇妙的是女人並沒有開口指定酒品,酒保卻能立即領會,她轉過頭,「先生第一次來?」

曖昧籠罩兩人,但完全沒影響就在不遠處的--管仕秋。

開水就口已經喝下半杯,本來打算如果這間沒有就要轉移陣地繼續找,就在旁邊男女幾言幾語往來中,他放下水杯,默默又拿起名片再度查看。

唉……下下籤,應該要叫最近很閒很無聊沒事做的常昕過來幫襯才對。

收起名片,把半杯水全部喝完,本來以為管仕秋就要轉開,沒想到又是繼續再點一杯溫熱的純水。

 

女人自然沒有去注意其他人,在詢問男人同時還用手指刮搔他的大腿,似乎非常有耐心模樣等待答案。

「應該比妳資淺一些。」被搭訕的男人雖然頂著一張人畜無害的無辜面孔,但應對的話語卻也不算生澀。

任由那女人不安分地刮搔自己的大腿,右手握著酒杯,而空出來的左手微調了一下掛在左側耳畔的單邊耳機,這副耳機連接著麥克風,外觀看似一體成形,具有未來感的俐落外觀,同時遮住了男人的左側臉頰。

 

其實,從側過身與女人對話的同時,也注意到她身後,那名在酒吧卻只點了純水的異類男子。

 

「怎麼選我?」輕啜了口低酒精濃度的飲品潤潤喉。

「因為你很醒目啊,」將酒保送上來的酒遞給男人,自己也笑著舉杯回應,「乾杯?」

「等等--」笑著打斷兩人,管仕秋平常是沒興趣介入花花世界的追求,但剛剛說自己下下籤,沒辦法,「這美女耶,也請我喝一杯吧?」

「你也想嗎?」女人不但不介意被打斷,甚至還有點開心多一名異性上前。

「當然囉,」轉向看男人,「不介意我跟你『共享』吧?」

 

剛才看見酒保送上的那杯酒,並不是非常想喝,眉宇也反射性地皺了一下,好在那男人突然的搭話,反倒算是解救了自己,便反應迅速地將酒杯推至他面前:「我的還有。」

為了不讓那美女感覺到自己對那酒的反感,直接舉起自己原本的雞尾酒與那她乾杯,爽快喝下一大口。

 

管仕秋挑眉想這男人怎不識相快滾?虧自己都「賣身」了。

 

嘖嘖,雖然有很多地方需要多「消耗」,可惜現在時間已經不能讓自己太過隨便,就當三人正要漫起一股詭譎的魅惑氣味剎間--

 

槍響!

 

「慘囉慘囉。」管仕秋這次反常不管女性,直接拉起男人一推,從自己腰後抽出一物,迅速丟向槍響來源。

事發突然,兩個大男人自然沒有注意姿勢到底能夠多漂亮,管仕秋跨立在另名男人身上,眼神犀利反擊連續的槍響,沒時間顧到男性在他身下,只得轉向詢問女人。

「喂,看來妳組織要犧牲妳啊?要不要掙扎一下叫他們快停?」

人都快死光了。

 

突如其來的狀況令人措手不及,尤其是這個被男人跨坐在身下的軒轅望,聽見槍聲時自己的反應還不夠靈敏,回過神來已經被這個陌生男子推倒......。

 

有沒有這麼衰,純粹打發時間而隨意進來的店家,竟然也可以遇上槍戰?軒轅望不禁這麼想,內心翻了千百個白眼。

 

聽見那男人詢問女人的話語,抬頭看了下店裡其他角落,確實躺了不少人。「你們都知道發生什麼事情的話,能解釋一下嗎?」也不管槍聲持續進行,語氣淡定地問道。

 

女人露出驚恐的表情,不敢相信組織竟然這麼對她,像是發狂似地她站起來朝那個方向吼,但嘴才張開,槍聲又響。

「搞什麼……!」管仕秋離開男人身上,拉過女人蹲低,「妳可以再白癡一點。」轉頭看軒轅望,「問題等等回答你。」

「怎麼會、怎麼會!」

「把妳手上的『貨』給我!然後爬著出去。」

「會被殺的!」

「不出去他們會炸掉這裡,還不是照死,」不想跟這女的囉囉嗦嗦,他直接摸上人裙內往腿外側一摸,不過三秒時間取出小包裝的透明物,「趴著、從那邊出去。」

不負責這女人的死活,管仕秋立刻拉起男人以蹲姿的方式走到這間店的廚房再溜出。

在槍彈雨林中逃離到外面不過十秒,爆炸聲果然隨之而來,管仕秋抓抓自己的頭髮又嘆氣看看自己顯得狼狽的西裝。

「那女的大概沒逃出來,」其他無辜死掉的人,也沒辦法就,「你沒問題吧?」

 

「呼......還活得挺好的。」站在店外那條狹窄骯髒的後巷子,軒轅望拍拍身上的沾染的灰塵,嗅了下襯衫袖口,還沾有著爆破的煙硝味,以及......一絲絲的血腥味。

 

「看來你本來就知道會發生事情?」一邊問著那算是救了自己一命的陌生男人,一邊往左耳畔摸去,糟......耳機莫約是掉在店裡了,大約是在逃走的時候弄掉的。

 

「算是,」看著到手的物品,收進衣襟內,在昏暗的光線中注意到人表情,「怎麼?」

 

聳聳肩,「東西掉了,不過也沒差。」一派輕鬆的說。雖然有注意到男人從女人那裏拿了什麼東西,但想想畢竟也跟自己無關,多問怕是要惹上麻煩的事情,便沒特別在意男人收進衣襟內的動作。「你身手不錯,幹間諜的阿?」

 

「反應神經好而已,」想起什麼咧笑,「剛剛有點突然,抱歉把你當坐墊啊,」注意時間不早,「這裡也不太適合待久,那麼祝好運。」俐落以美式的方式擺下手勢,離開。

 

「Don't Mind.」

看那人瀟灑俐落地往巷子外離開,此時大馬路上已經聚集來不少警車,軒轅望便趕緊轉往巷子另一頭,在夜色下離開那家滿目瘡痍的酒吧。

 

 

─The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米歐 的頭像
米歐

All or Nothing

米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