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以為辦理完離婚手續 這件事情就完整的告一段落了

但其實更為重要的 是背後彭湃的情緒 還有日後的心靈要怎麼調適

談感情很甜 卻也很傷 尤其是一段累積了九年的愛情 尤為難受

雖然這樣說 但那也是只因為我的經驗相當貧乏罷了。

 

 

昨天跟他約了中午11:00在善導寺 應該是他所在戶籍地的戶政事務所

不過因為我跟他雙方都沒有勇氣開口請父母簽名 (我爸還在國外)

本來在證人欄空白的狀況下 他還試圖想要勸退 並且表示他不會找義工 要找我自己去找

結果說時遲那時快 他的好兄弟之一剛好就打了通電話來要約吃飯

他的兄弟們都是知情我們今天要辦手續的事情 但時間點真的太剛好

也就這樣順勢撈到了兩個證人 臨走之際 他雖然對我態度極差 但卻邀請我一起去吃麥當勞並看著他們簽字了

 

 

和他的幾個好兄弟已經都很熟悉 結婚這3-4年來一起玩過桌遊很多次

在前往麥當勞的路上 他說他還是不願意簽 我傻眼反問那他幹嘛簽

他說 因為我叫他簽他才簽的 他簽的心不甘情不願 我只覺得貝耍 但沒說出口

後來他問了我媽的手機號碼 說他爸要傳簡訊給我爸媽

我明白他爸爸是個很事故的長輩 應該是會發一下原場的話 想安撫雙方家長的情緒

但聽聞這件事情 還是忍不住掉了眼淚

因為我沒有辦法符合家長們的期待了 在他們眼裡成了一意孤行的任性女孩 感到相當抱歉

他一看到我哭 馬上態度就不兇了  還說他現在如果說不離 我一定就不會哭了

用了很爛 但是還蠻有效的方式緩和了氣氛 我果然很想白眼他

說到底他是個相當溫柔的人

 

 

 

在麥當勞一邊哈拉近況 他們一邊聊聊合夥公司的事情後

該簽的也都簽完了 我馬上把簽好的協議書收起來

因為很猶豫是否要留校查看 以便讓他專心去處理合夥公司的事情

不希望他老是用逃避的心態去做事情  希望能更積極一點才好呢

 

 

還有他還是說了很不中聽的話  因為簽了對他完全沒有好處 所以他不想簽

簽了只對我有好處 因為我就可以去找別人

可是他也同樣可以去找別人  而且並不是簽了就完全沒機會複合

重點應該要放在個人的成長才對 他果然還是一個既沒有自信 又思想負面悲觀的孩子

我真的相當不喜歡他什麼都用對誰有利的說法來當成理由  太勢利了

 

 

後來我們轉移陣地去到了木柵行政中心  在那邊可以一次辦理合夥公司的事情 跟離婚協議的事情

在車上他談論到他去做諮商時候分析的事情

關於他沉迷於打電動 來自於他對孩子的期待 他希望能和孩子一起快樂地打遊戲

而這是來自於他童年 總是偷偷摸摸 怕被媽媽發現的回憶  童年真的影響孩子的性格非常非常深

然後因為搬出去之後 開始可以肆無忌憚地打遊戲 讓他也沒有這麼積極想要生孩子了

但是 他現在還是非常非常想要小孩

 

 

很有趣的是 我發覺原本非常猶豫到底要不要馬上就離婚

但一見到他本人 看到他本人的臉 姿態 和言行之後 這個猶豫的念頭變得很薄弱 

 

辦理的手續相當順序 號碼牌一抽就輪到 也完全沒有被刁難的狀況

快照機拍的新照片也派上用場了 雖然不是很美XD 但比之前那張瘦了不少~

 

 

--------------------------------

 

最重要的記事是 關於辦理完成之後  在回程的282公車上 

我看了他的手相 婚姻線的部分 他是頭尾兩端都分岔的樣子

在這個超詳細的網站裡面可以看到:http://www.yusoo.com.tw/?dir=Palmistry&web=chiromancy_information&kw=mariage_line

他的是屬於這兩種 相當類似 兩種都提到了應該是會離婚的狀態... 

前者說的有再婚的可能 但需要更謹慎 以免重蹈覆轍

後者更詳細的說他 另一半對他心灰意冷 需要檢討自己 改善缺點

 

然後這是我的

蠻傻眼的... 雖然說手相這東西只能當參考用QQ  誰會想要離婚啊!!!! 森77

 

 

回程的282經過六張犁→接近喬治商職  眼看著分別的時刻就要到來了

他要求我最後再讓他擁抱一下  我給他抱了 他摸摸我的臉頰  再拍拍我的頭

回想過去 我最喜歡的就是被另一半溫柔的拍拍頭了...

而他最喜歡的就是撫摸我的臉頰了...  我也曾經很喜歡很喜歡他多摸摸我的臉頰...

後來他還進一步要請我上去家裡坐一下

我說我會大哭所以拒絕了他  雖然他說可以最後一次好好哭完 但我仍然拒絕了

對不起 我不是無情 而是覺得該好好地各自面對未來 各自整理情緒

一直膩在一起 不會成長  反而會退步  我是這樣相信的

 

 

他下車前後 一直不段的回頭看我 而我也伸長了脖子 想再多看看他幾眼

在那個瞬間 我甚至以為 自己還是愛著他的 但那究竟是對家人的不捨 還是愛情?

 

公車駛離喬治商職  駛離我與他共同居住了將近四年的家

在那裏我學習怎麼當人妻  經歷了好幾次的工作轉換  經歷了很多的開心與不開心

隨著逐漸遠去的道路 我的眼淚也不受控制的滑落下來 一滴接著一滴 無法停止

一直到台北車站下了車 走過我與他經過無數次的台北轉運站

一邊盤算著要去搭乘國光客運回中壢 是第一次這樣搭乘呢 大概一個小時左右 不塞車的話跟火車時間差不多

在客運上 看著窗外下起了細雨 我的眼淚變本加厲了起來

 

 

就這樣一路哭回了中壢 騎著腳踏車回家 中途去了趟全聯買食材

我幫自己買了一盒棒棒腿來加菜  鼓勵辛苦了這麼久的自己

但飽餐之後 眼淚還是不爭氣地滑落下來

情緒變得相當激烈 哭出了聲 哭花了眼 哭腫了鼻 哭禁了我和他的緣分

現在想起來也還是哭了 如同今早在健身房同事阿喜慰問時 我也講到快哭了一樣

 

不知道這樣的情感會持續多久?

樂觀如我 我會想 不需要壓抑 想哭就哭 想笑就笑

好好的過日子 好好地體會這種感覺 好好地面對它 面對失落 面對挫折

如果我還愛他 如果我跟他還有緣 那將來一定會走在一起 而且到時候我也必然能夠用嶄新的自己接受嶄新的他

而如果我對他的感情如最近的分析 已經逐漸淡去 那他必然會悄悄退出我的感情世界

而他慢慢療傷的同時 也必然會又另一個更能欣賞/珍惜他的好女孩出現 與他共組他理想的家庭

 

現階段 我跟他 都需要各自成長的時間和空間

不論未來如何 只要好好的愛著自己 給自己勇氣 就好了

 

願 他從心靈諮商那裏學到知識 得到的力量 能帶著他前往更美好的未來

願 他能變得樂觀 自信 積極  這便是我對他最大的期許與祝福

 

===============

於我而言 如今這般痛徹心扉的傷 是必經的路

來自我的年紀輕輕的結婚 來自我不夠成熟的處世方式 是我的結 必須自己解 必須好好跨過去

我也想信 經過時間的流逝 很多事情 會慢慢被生命消化 最終都會是美好的果實

 

人生好難 但也因為難 才有走一回的價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晨海小緒 的頭像
夜晨海小緒

All or Nothing

夜晨海小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